栏目导航
刘坤一向荣禄的请托看清末督抚权力被钳制
发表时间:2019-08-11

  前几日,我读郑小悠的新著《清代的案与刑》,有感而发写了篇杂感《一件冤案引发朝廷和地方督抚在司法权上的角力》,认为虽然经咸丰、同治年间的内乱外患,以湘淮系为代表的地方政治权力集团,分享了朝廷相当的军事、人事、财税、司法权力。但总体而言,说清末政治构架真的因督抚坐大而导致内轻外重,是言过其实。

  战时状态不得已授予地方督抚的权力,在局势稍微平定一些后,清廷使出各种方式进行“削藩”,收回地方大员的权力。其中一个重要的手段是加强军机处的控制力,任用慈禧信得过的满员和汉员,在诸方面钳制因军功而崛起的督抚大员。在同治朝前期,有贤王之称的恭亲王当轴,尚能明白道理,他所重用的满军机大臣如宝鋆、文祥德才为旗人中的翘楚,宝鋆和曾国藩还是同年,大事能和地方督抚同舟共济,多给方便。自“甲申易枢”后,军机处中的满、汉大臣似乎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削弱地方督抚的权力,给他们找不自在。甲午浪战,很大的缘由便是此种政治情形。曾国藩去世后,地方功高位崇的督抚代表左宗棠、李鸿章,都相当程度地受到军机处的打压——当然这是太后的意思。李鸿章身处其间,弥缝几十年,实属不易。

  最近,我看到一份材料,可以从细节中佐证光绪朝地方督抚得如何逢迎军机大臣。

  《历史档案》2013年第4期载冬烘刚论文《从荣禄存扎>

  看晚清官场请托》,其中提到光绪二十九年(1903)春,候补道员李维翰,经两江总督刘坤一保举,送部引见。刘坤一介绍李维翰投拜于首席军机大臣荣禄门下,希望给李维翰一个实缺。

  李维翰,字艺渊,举人出身,湖南邵阳白水洞人(今属新邵),是我同族的先辈。吾族二修族谱便是在他主持下完成的,今日族谱中仍存其诗文多篇。他一直依附湘军大佬,但可能因为没有什么战功,总处在边缘地位。同治五年,湖北巡抚曾国荃参劾湖广总督官文,其中一条罪状是“冒保私人也”,“李维翰,保至蓝翎同知”,同知,正五品,相当于知府的官职,一个府的二把手。这次他不幸成为同乡大佬攻击满蒙亲贵的炮弹。后来他做过江西临江知府和南昌知府,编著有《慕莱堂诗文征存》,秋瑾和其父秋寿南都为他这个文集写过诗。大概在甲午(1894)年前后,他父母在数月之内先后而亡,按照规矩必须回邵阳丁忧。丁忧三年后起复,没有实职,分发到江苏任候补道员,在宝庆府同乡刘坤一手下做事。刘坤一对他很是关注,委派过盐务、营务、茶务等差使,但就是没有一个实职。

  庚子事变后,作为“东南互保”的主要参与人刘坤一声望很高,且当时已是他第三次担任两江总督,前前后后在大清最肥的封疆大吏——两江总督任上做了差不多二十年,但他只能给自己的同乡李维翰派临时的差使,如果要补实职,必须由朝廷批准,所以他不得不写信向荣禄请托,让荣禄关照自己这位同乡。

  刘坤一向荣禄请托关照的另一位湘籍才子易顺鼎(湖南汉寿人,易君左之父),已经得到了实职,任广西右江道。李维翰在致荣禄的信中提到这事,“易道顺鼎已得右江........自喜我师权提造化,必一视同仁,不遗在远。高厚之德,直当戴以终身。”除了低眉顺眼写信效忠外,他还让自己的儿子给荣禄送了一笔银子。

  不仅如易顺鼎、李维翰这样门第一般的候补道员,资深的督抚刘坤一无法委任其实职,不得不向荣禄疏通关系,即便如劳苦功高的左宗棠之子左孝同,在此时因为其父亲逝世有年,要谋一个实职,亦得请同乡叔辈刘坤一写信给荣禄,请他在求引见(授实职时由吏部人员带领去陛见皇帝)时关照。

  刘坤一关照同乡,可谓不遗余力,但他必须通过荣禄这位首席军机大臣才能达到目的。其在光绪二十七年二月给荣禄的一封信中曰:

  近来官场风气,江河日下,外间请托甚多。因知公与坤一至交,凡有道员进京赴引,莫不苦求荐远,辞不获已,只得姑予一函。尊处自有权衡,不以此为轻重,可则予之,否则置之。

  这话说得很微妙圆滑。意思是说,老大,我只是推荐一下,不敢影响您的决断,究竟怎么办您老说了算。

  点击“提交”后,我们会向您的邮箱发送一封验证邮件,请按照邮件中的提示完成操作。开奖结果

 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